Ashin 我相信為愛而生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2007-03-06)
採訪撰文/



通常,一般人以為歌手就是唱唱歌、拍拍廣告,享受站在舞台上供人瞻仰的膜拜時光,扮演好被神化的娛樂角色罷了!但是,五月天的阿信不同,自從2位團員有了自己的小孩以後,也點燃了他對生命的探索和對愛的新體驗。


--------------------------------------------------------------------------------

五月天2年沒有發片,這2年,世界變了很多,台灣的大環境變化很大,音樂潮流也是。有人說,台灣正進入所謂的「反省時代」,人們開始渴望單純,想追求真正的簡單生活,而這點反映在流行樂壇,說穿了,就是當環境惡劣到連偽裝都嫌多餘,唱片公司也開始厭倦花錢買排行榜名次時,反而讓人對樂壇產生了一個新的盼望。


--------------------------------------------------------------------------------

對一個影響台灣樂壇甚鉅的指標型樂團主唱來說,如何延續音樂創作生命,就好像追尋一次重生的機會。走過5張專輯、一場世界巡迴演唱和2年沒有發片的日子,阿信從對愛情肆無忌憚的年紀,轉變到對愛的堅持與確定,開始追尋生命的意義與價值


--------------------------------------------------------------------------------

愛是最單純的信念



《美麗佳人》(以下簡稱 M.C.):什麼事情讓你無怨無悔?


--------------------------------------------------------------------------------

阿信:只有玩音樂讓我無怨無悔。


--------------------------------------------------------------------------------

M.C.:對你來說什麼最單純?


--------------------------------------------------------------------------------

阿信:愛是最單純的,雖然可能會延伸出複雜的事,甚至產生許多偉大的建立與致命的毀滅。新專輯裡我寫了一首歌叫〈香水〉,就是講述這個道理。有一個君王非常愛他的女人,為了找到全世界最適合心愛女人的香味,他派出千萬大軍踏平附近所有的大小城市,只為了尋找到一種可以匹配這個女人的香水,而這一切只因為一個最單純的東西,就是愛。


--------------------------------------------------------------------------------

M.C.:你對「為愛而生」的定義是?



阿信:為愛而生說的並非全是愛情,還有一種是信念。像是南美洲左派英雄切.格瓦拉,當時卡斯楚的獎賞夠他安享後半生,但他偏偏選擇跑去南美洲不同的國家對抗美國,這就是犧牲。我有個朋友在黃花崗看到銅像,在網誌上寫著:「原來世界上真的有個叫做信念的東西,讓人可以為它而死。」我讀了很有感觸,我覺得世上真的會有一個叫信念的東西,讓人可以放棄溫暖、舒適、甚至放棄生命去追尋。只不過有人的信念是夢想,有人則是希望孩子平安長大,但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信念。

M.C.:你相信世界上有天使降臨?


--------------------------------------------------------------------------------

阿信:有一次去拜拜,祈禱的時候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光是一個廟裡面就有那麼多人同時閉著眼握著香喃喃自語,那個所謂的神真有辦法處理那麼多事情嗎?後來我覺得,神是沒有辦法的,所以才差派使者給我們,可能是生活在妳我周圍離我們很近的人。當妳想要離妳那麼遠的天空的上面的神派一個人來幫助妳的時候,其實天使早就埋伏在身邊,適時在人生的某個轉角,突然拉妳或推妳一把,這就是我相信的事情。


--------------------------------------------------------------------------------

M.C.:你心中真正的革命情感?


3.為了拍 MV 包下羅馬競技場 El Jem ,在這1700多年前的古蹟裡高歌,感覺特別強烈。

阿信:五月天可能幹一件轟轟烈烈的事,團員就建立起革命情感,但對我們每個人來說,情感早已生活化,不算特別。我記得有一次在西安演唱,是校園演唱會,人數約莫3萬人,場面很大,我們5個人都被壯觀的場面所感動,但是當我下台看到經紀人眼眶紅紅的時候,我才發現真正的英雄其實是他們。這些人比五月天更有革命情感,當所有的光環都照耀在五月天身上時,這群人並沒有因為五月天得到什麼好處,相反的卻是無私地為我們做事,這份革命情感是很有意義的。


--------------------------------------------------------------------------------

生命是美麗的錯誤


--------------------------------------------------------------------------------

M.C.:請用「生命是....」造句。



阿信:生命是一連串巧合製造出來的美麗的錯誤。大學時看過一本書《自私的基因:我們都是基因的俘虜?》影響我非常大,它說所有的生命包括萬物之靈的人類,其實都只是基因的機械。基因沒有知覺,只是盡量地找機會複製自己,而所有的生命都是這樣來的,越是能複製自己的組合型態就越能存活,所以細胞會變成越來越複雜的生命,人類就是一種非常適合複製自己的生命體,因此萬物都是基因的奴隸。話雖如此,我們也就有機會因為這個美麗的錯誤創造出更多錯誤的美麗。

M.C.:哪來的勇氣在專輯中探討生命由來?


--------------------------------------------------------------------------------

阿信:我想這次會有那麼大的信心,去對生命來一個大哉問-我們生來幹嘛的?真的跟團員生小孩有很大的關係。

冠佑小孩的出生,對我跟五月天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里程碑。因為五月天之前能做的事,就是用全世界最笨重昂貴的樂器,做出一張小小的塑膠光碟片,但是在冠佑的小孩出生之後,我發現五月天的團員竟然可以用非常簡單的原料就製造出這麼一個不可思議的生命!而且這個小生命還跟我非常的靠近,震撼了我,突然有了勇氣跟能量去探討,到底生命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界?


--------------------------------------------------------------------------------

我不容易放棄!


--------------------------------------------------------------------------------

M.C.:赴北非的突尼西亞拍攝 MV 的感想?


2.→阿信手上的老鷹是有人飼養的,其實很溫馴,只有瑪莎被咬了一口!

阿信:突尼西亞曾先後被羅馬、波斯帝國統治,不停來回地被人類史上最龐大的兩支宗教-基督教跟伊斯蘭教交互洗禮,所以孕育出一種特別的價值觀。不久前我去東京參加 U2演唱會,他們做了一個符號,就是把幾個宗教圖騰設計在一起。我相信地球最大的衝突來源還是宗教,但我在突尼西亞卻看到宗教文化融合的可能性,我寧願相信這個世界對立的狀態終究有解答與終點。有時候我很悲觀,可是在突尼西亞,我感覺到一絲曙光。


--------------------------------------------------------------------------------

M.C.:五月天在樂壇扮演的角色?


--------------------------------------------------------------------------------

阿信:五月天代表一種「相信」,相信在這五光十色的演藝圈,還有一群人很努力在搞音樂,現在如此,將來也是。


--------------------------------------------------------------------------------

M.C.:最討厭自己的一個缺點?


--------------------------------------------------------------------------------

阿信:懶惰吧!我喜歡拖,不過這2年進步很多,就算是討厭的事,我也會在當中找到好玩之處,試著早點完成。


--------------------------------------------------------------------------------

M.C.:最欣賞自己的一個優點?


--------------------------------------------------------------------------------

阿信:我是一個不容易放棄的人,雖然這個優點延伸的缺點就是很固執,不過我喜歡。


--------------------------------------------------------------------------------

M.C.:今年一定要完成的事?


--------------------------------------------------------------------------------

阿信:一定要寫完一本書。希望今年上半年能夠發行,內容跟我的興趣有關,至於是什麼就先賣個關子吧!

M.C.:團員相繼結婚生子,你有計畫嗎?


--------------------------------------------------------------------------------

阿信:沒有,應該說我現在還沒有想做這件事情的感覺。


--------------------------------------------------------------------------------

設計我的天馬行空


4.身後的白色洞屋是電影《星際大戰》的拍攝地,五月天在撒哈拉沙漠度過2天不能洗澡,甚至與世隔絕的經驗。

M.C.:唸設計出身,走的卻是音樂,對設計還有堅持嗎?

阿信:我唸空間設計出身,雖然別人看我是五月天的主唱,但我對設計的感覺始終不曾停止。之前我幫 BenQ 設計 MP3,對我來說,有很重要的意義。當年我還真的一直認為我將來應該是一個設計師,雖然玩音樂是我的興趣,但我依然在觀察建築跟空間設計,不曾放棄過設計。


--------------------------------------------------------------------------------

M.C.:談談你和 Guerlain 合作唇蜜瓶身設計的概念?


--------------------------------------------------------------------------------

阿信:設計女人的化妝品瓶身真的是頭一次,特別是要將複雜的圖案鑽刻在唇蜜瓶身,很不容易,光是圖案本身,修圖來回也修了100次。

這次唇蜜的設計以「想像的旅行」為主題,分別要表現巴黎、東京、台北3個不同城市。因為人不可能有那麼多的時間去旅行,所以要用想像的,想像的意思就是去擴大妳心裡對那個城市的感覺。唇蜜的外觀設計,可依照自己喜歡的城市排列組合,巴黎可以混搭東京、東京可以混搭台北,怎樣組合都是令人賞心悅目的圖畫。


--------------------------------------------------------------------------------

M.C.:那你如何想像這3處城市?


--------------------------------------------------------------------------------

阿信:關於城市,每個人的理解與想像都不同,我的設計就是我對這3個城市的感受。我沒去過巴黎,但是我記得電影《英雄本色》裡周潤發說過:「我原本是要去巴黎的!」這是我對巴黎的感覺,去巴黎是許多人心中的美夢;我常去東京,這個城市一向被營造得青春洋溢,可是在我心裡,它其實是低調卻熱情的,比較像小津安二郎的電影《秋刀魚的滋味》,日本人把對生命的熱情壓抑在很底層;至於台北是我最熟悉的城市,還是得想辦法在裡面旅行,主要是抱持一種「不是日常生活」的想法,運用一點想像力,讓自己看台北很不同。


阿信的二三事:



身為五月天的主唱,也是華人流行音樂創作者。對藝術頗有天份,當年是北投國中第一個考上附中美術班的學生。自1998發表第一首歌曲〈軋車〉,至今發表過的創作歌曲達100多首,且持續增加中。

●本名:陳信宏

●英文名:Ashin●生日:1975/12/6

●星座:射手座

●血型:O 型

●身高:180 cm

●出生地:台北北投

●學歷:實踐大學室內設計系

●學生時代最討厭的科目:數學

●喜愛的歌手:披頭四(Beatles)、羅大佑、伍佰、Mr.Children

●個人著作:《happy.BIRTH.Day 阿信。搖滾詩的誕生 與轉生》


--------------------------------------------------------------------------------

圖說


--------------------------------------------------------------------------------

1.其實天使早就埋伏在身邊,適時在人生的某個轉角,突然拉妳一把或推妳一把,這就是我相信的事情。






    全站熱搜

    ball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